检察文化
首页>检察文化
跑步漫谈
发布时间:2019-09-30

跑步漫谈

作者:李雅文

 

台风过境的傍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我换上装备,来到名人广场,开始我八月的第一跑。

 

夏末的傍晚,还是有点闷热,可广场上并不寂寞,有遛狗的,有遛娃的,有摄影爱好者拿着长枪短镜在拍植物拍天空,有在青少宫门口等接放学的家长,还有放学后结伴玩耍的孩子,还有少年的篮球声伴随欢声笑语,让人不禁想起了林语堂的一段话:“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走兽,有飞虫,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孩童水果猫狗飞蝇当然热闹,可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此刻,我享受着这种孤独,听着耳机里喜欢的歌单,我可以什么都不想,又什么也可以想。

 

跑步之所以成为一项大众喜爱的运动,大概是因为它门槛低、成本小、易掌握而且效果好,无论你是为了健康,为了减脂还是为了塑性,还是追求更快的速度、更远的距离,都可以跑步,简单地说,跑步就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与我们法治社会相似,跑道上人人都是平等的,它不会因为你的装备好坏而影响你的跑步效果。只要在路上,管他跑得快不快呢?只要坚持,总会看到你想看到的。像我们法治社会一样,只要坚持,正义从不缺席。19948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的玉米地发生了一起强奸杀人案,一名38岁的女子被害,聂树斌被作为犯罪嫌疑人抓获。经过一周的突击审讯,警方宣布破案。经过一审和二审,1995425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判处聂树斌死刑,两天后的427日,聂树斌被执行枪决。201612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这是一份迟到了20多年的无罪判决,它的到来令人心情复杂。这其中,既有遗憾,又有欣慰。遗憾的是,人命已逝,冤假错案给聂树斌家庭带来了无法弥补的创伤。欣慰的是,最高人民法院采用少见的异地复查、直接提审等方式,让真相大白,终于还了聂树斌以清白。一说起这样的冤假错案,总让人心情特别沉重,或许我们的法治确实还有很多不足,可是不能否认法治进程正在不断推进。

 

这种沉重的话题,想想都要长舒一口气。时至今日,在时代大潮中,我国法律不断面对人民群众关注的“难点”“痛点”,经济社会发展的“堵点”“盲点”,立法部门持续不断地补短板、填空白,围绕群众最关切、最现实的要害问题,解决人民群众反映最迫切的需求。反家庭暴力法、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电影法、中医药法、国家安全法、国家情报法、反间谍法、反恐怖主义法、网络安全法等不同领域的法律陆续出台……一系列与时俱进的立法,生动地诠释了立法为民的理念,为社会各领域全面发展提供保障。放眼望去,大到天上蓝天白云,证明我们打赢蓝天保卫战决心,小至我耳机里听的歌都要收费,体现我们对知识产权保护的进步。法律是治国的重器,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法律有时就像一盏明灯,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有时又像一副盔甲,保护我们不受伤害,有时又像一种信仰,告诉我们有些事,我们必须做。记得初中的时候,语文老师跟我们分享对《丑陋的中国人》的看法,他说,我们确实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我们可以从自己做起,一代又一代的变化,世界总会看到。70年来,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在时代的浪潮中不断前行,渺小如我,真真切切感受到其中的变化。

 

跑步的时候,常常会有意外的惊喜。跑着跑着,突然有位老人追上我,跟我得意地说,他60岁了,好多年轻人都跑不过他,他每天都要跑6圈。我听了,第一反应是超过他,可是想想,都60岁的老人家了,万一他为了追上我发生什么就不好了,于是我笑了笑,跟他说:“叔叔,你真厉害,我跟着你跑吧”。可是跑着跑着,我就跟不上了。前面的老人就回头呼唤我,向我挥挥手,叫我赶快跟上。我对他笑笑摇摇头,并竖起大拇指,继续我自己节奏。想想,跑步的乐趣从来不在于追赶别人,要学会控制,控制住呼吸和步频,一个热身的人能和一个要冲刺的人比较吗?显然不行。跑步是一种修行,只要跑自己路就可以了,不用追赶谁,不用跟谁比,所以跑远跑快,跟着感觉跑即可。 

 

这跟城市发展不也一样吗?每个城市都自己的发展节奏。2002年名人广场刚建成的时候,我还没大学毕业,这里也不像现在热闹,眨眼17年,谁能想到这里已经成为是我区展示历史文化名城和中国曲艺之乡风采的重要窗口、群众参与文化活动和展示艺术才华的重要舞台呢?小时候,在香港吃过肯德基麦当劳后,就在想什么时候能在家里吃到就好了,初中的时候,得知我们城里第一家麦当劳就开在学校门口,那种满满的幸福感,班里的同学都感觉乐翻天了。接着,碧桂园、大润发、中车集团、万达广场等等,都让我们一次次感受到自己的家乡发展。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上写道:“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不要打乱自己的节奏”。是的,我感受到了,我们这个小城区不就是这样按自己的节奏一直向前跑着吗?

道路两旁的灯光渐渐亮起来,建筑物上、绿化上都是美丽的灯饰,像烟火一样璀璨。在灯光下,“白变黑”工程的全面推进,属于我们自己的泊油路和交通标线黑白分明,倍显整洁。广场上的人也忙碌起来了,有人把小凳子围成一个圈准备教小朋友滑轮的,有人在摆放播放器准备唱歌的,跳交谊舞,还有玩起乐器的,吹萨克斯,拉二胡……热闹极了。这时,耳边响起了《从前慢》,从前的慢生活,惬意朴实,实在让人怀念,可是,以前的慢也许是一种客观的慢,而现在,慢是相对的,繁华的闹市生活还是归园田居的日子,我们都可以自己选择,这不就是我们向往的生活吗?往事可回味,未来亦可期。

 

  今晚的天空那么美,就像《阿甘正传》里说的,我分辨不出哪里是天空开始的地方,哪里是地面开始的地方。一边是落日,一边是月出,晚霞烂漫红满天,我和我的祖国就在日月之间为梦奔跑,一路有您,并不孤独啊。